评托马斯·皮凯蒂著《21世纪的资本论》

2020-02-06 03:02:50 合作经济与科技 2020年2期

王一茗 

法国的经济学者托马斯·皮凯蒂创作的《21世纪的资本论》在学术界、传媒界两方都引起了话题和讨论,也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关注。这本书是皮凯蒂花费了十五年之多的时间将研究成果概括成书的心血之作。此外,这本书还是作者“持续”探研的问题意识的与“积蓄”的研究成果之间相交织,在学术上所迸发出的魅力。这本书也获得了英国经济学家安东尼·阿特金森与法裔美国研究者伊曼纽尔·塞兹的鼎力协助,安东尼是他的导师,皮凯蒂也曾说过,作品中有关于收入趋势和财富不平等方面的内容都来自安东尼先生。所以,《21世纪的资本论》也可以说是他们的共同研究成果。

除了皮凯蒂自身强烈的问题意识与妙笔生花的文笔,其中心主题(中心思想)是关于“资本主义的未来”的阐述也是这本书的魅力所在。皮凯蒂提出一个质疑:如果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所得财富的两极分化继续发展下去,那将来的经济发展会变成什么样?等级的差别、自由的民主政治,是人民最关注也是反应最敏感的问题。在这样不平等问题面前,如同19世纪时批判了古典经济学的马克思一样,皮凯蒂从根本上批判了正统派经济学。

1、皮凯蒂对“资本”概念的定义是“在没有特殊说明的情况下,本书中提到的‘资本均不包括经济学家们经常提及的(在我的印象中)‘人力资本……在书中,资本指的是能够划分所有权、可在市场中交换的非人力资产的总和,不仅包括所有形式的不动产(含居民住宅),还包括公司和政府机构所使用的金融资本和专业资本(厂房、基础设施、机器、专利等等)。”他还指出:“为了简化文字,我这里使用的‘资本与‘财富的含义完全一样,两个词可以相互替换。”资本并不单独指物质资本,也包括了土地、建筑物、金融资产等等。希望注意到是这里的“资本”接近一种“财富”的概念。首先试着分析这本书的目,这本书的目的是以经济成长与收入分配的理论的统合为基础进行分析,探究不平等的分配发展会对经济成长有怎样的影响。以此为目的,本书选取并制作了200多年20多个国家的資本、产出量、收入分配、资本收益率、物价、遗产继承额等的资料库(国家不同,时间长多也有所差异),而这已经是庞大的工程量了。

皮凯蒂长期观察了资本股份与收入比例的关系,也注意到了资本收益率和经济增长率的比例关系。从观察到的结果看来,资本股份与收入比例是:两次世界大战到战后复兴期间这段五六十年的时间与19世纪的“古典的资本主义”的时代或是1980年代后期相比,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特异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资本·产出量比例很低,而高收入者的纳税上限与税率却很高,收入分配在有意的向劳动者这一方倾斜。皮凯蒂认为后来资本·产出量比例变低的原因是一方面是因为战争,物质资本遭到破坏,另一方面就是通货膨胀带来的金融资产的减价,实行国有化,民间资本越来越少等等,这些因素使得资本·产出量比例变低。

2、进入了1980年代之后,高收入者的纳税上限率下调,使得资本储存(资本积蓄)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金融资产获得的收益增加,并且资本收益率再次上升,劳动所得的份额减少,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开始减速。另外,高收入者阶级的所得份额的上升开始变得更加明显。这些高收入者大多从事金融服务业,也就是“高级经理”。他们高额的收入往往是通过投机交易获得的。他在书中所表述的这样的资本收益率提高的原因和他的资本主义论,后面成为政府政策建议采取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之类英语国家中,在1980年代面临着收入与财富的不平等化的发展现状,呈现出来的也就是U-shaped型。这些国家在21世纪的经济状况,使得部分学者围绕着是不是经济发展回归到了19世纪的“古典的资本主义”时代而展开纷纷讨论。相对而言,欧洲大陆(法国、德意志、荷兰、瑞士)或日本等国更加接近L-Shaped型。像这样的国家,今后将会变成怎样的资本状况,皮凯蒂在书中并没有特意提出明确的假说。

3、英国和美国在关于“财富”的集中方面,关于这类数据的可信度,英国金融时报对皮凯蒂的计算报以争议。是否真的是U-shaped型,的确很难去判断。退一步说,就算接受皮凯蒂的意见,也无法否定问题实际存在的事实。我们列举一些例子。皮凯蒂使用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的算法,根据税收数据来估算和还原收入数据。如果使用这类方法,将能把劳动所得与资产所得从收入中分离出来,这样确实为研究高收入层提供方便。皮凯蒂在实际的推定计算中使用了“帕累托插值法”。但这样的计算必须要拟定十分大胆的假设。关于这点,皮克蒂和萨伊兹(2011)使用了具体的推定方法对其说明。他所举的例子就是运用了英国的1911~1912年的所得税的数据。缴纳一万英镑以上所得税的人数大约有12,000人,在当时英国大约有2千万的人口,但仅仅占了所有人口的0.06%都不到。假如都是这样的比例,帕累托根据分布的妥当性推定出关于其他收入阶级的分布状态是怎样的。这样,使用“家庭收支调查”计算出的基尼系数的波动,来探讨收入的不平等制度,而皮凯蒂在问题意识和方法上完全不同于通过使用“家庭收支调查”计算出的基尼系数的变动来讨论收入不平等。但是,如果我们不讨论分布的均值和方差,只讨论“中产阶级”的积蓄程度,不是就很难看出经济社会的安定性了吗?

4、再者,收入不足申报(避税,逃税或资本收入的合法免税),极大地影响了皮凯蒂方法的估计值。而且,税法上的所得与经济学的所得概念(比如,资本利益是属于税法上的所得,国民所得概念是不属于收入的。)也是值得注意的点。在这之上,作为所得,使用政府转移以前的征税而不是使用可以处分的收入的话,肯定会比再分配之后的“集中度”更高。

5、皮凯蒂所称的“资本主义的中心矛盾”,如他所提出的“资本收益率r总是比经济增长率g更高些”这样的命题,他的说明是十分具有说服力的。资本收益率r和经济增长率g,由不同的因素所决定,从经济繁荣到战后大萧条的过程中,它们的关系会有相对的变化,资本储蓄越是发展,就越应该考虑资本的收益率的下降。假如g是外力给予的,那么为了恢复g=r均衡,资本收益率r不得不减少。为了减少金融服务业的过高的资本收益率,他在此提出了“应该加强全球性的资本税”这样的政策的观点。可是这资本税的征收仅仅在一国中的效果并不明显。一定要引起资本的流出。因此需要国际性的政策协调。另外,皮凯蒂也认识到自己的政策建议不能被直接接受实施。如果不以政策作支撑的话,金融业务产生的收入将继续以高比率集中在高收入者手中。其结果就是,充满企业家精神的生产者不得不从经济的舞台上退出,从金融资产交易中获得高收入,再继承这些财富来生活。皮凯蒂认为这样难免损坏经济的活力。像这样使用“遗产”的人们很多都成了“世袭资本主义”,书中巧妙地使用19世纪简·奥斯丁和巴尔扎克的小说进行解释说明,文笔十分巧妙。

6、关于经济增长与所得分配的关系,1950年之前,“库茨涅茨假说”的提出一直都是十分有力的证明。其中的一个假说是,在工业化的早期阶段,收入变得不平等,但收入分配却逐渐与经济增长相持平。对于这种假说,皮凯蒂强调资本主义本身不包括实现收入均等的机制,并批评“库兹涅茨假说”是捍卫自由经济的“冷战教条”。但是,考虑到库兹涅茨的观察期和两者的收入观念之间的差异,皮凯蒂的这种批评似乎具有强烈自我意识形态。

皮凯蒂的数据库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在于长时间的观察和大胆的假设,这还原了高收入者的财富与所得。或许皮凯蒂所运用的数据并不是非常准确,甚至部分计算公式推敲起来存有瑕疵,但在这本书中皮凯蒂尽量还原欧洲了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在近两百年的社会生活中资本对人类社会起到的作用以及发展变迁的状况。他将来源数据与图表公开来源,数据的改善也在持续进行着。虽然皮凯蒂在《21世纪的资本论》提出的理论有待商榷,但从作者强大的问题意识与媒体的评价中也可以看到其有价值的一方面。媒体在正文的结论部分刊登后尝试对数据本身的进行再次计算。讨论经济的长期结构和变动中想像是很重要的部分,但数据也必不可少。皮凯蒂的优点就在于他对数据尊重,他不仅仅只拿数据说话,也用丰富的想象力填补了空白的部分,使得他的理论更加平衡。他的观点是否能够成立取决于对数据。但由于皮凯蒂将数据全数公开,也使得后来对他的观点的研究更加具有争议性。

对于读者来说,无论是否是经济学专业,这本书通过现象看本质,传达出经济发展与个人财富的增长之间没有必然关系的信息,皮凯蒂的这本书对欧美经济发展与个人财富之间的问题就做出了解答,并且以此趋势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做出了预测。

主要参考文献:

[1]鲍步云主编.西方经济学(宏观部分)[M].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16.

[2](英)安东尼·阿特金森著.不平等,我们能做什么[M].王海昉,曾鑫,刁琳琳,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

[3](美)罗伯特·默顿·索罗.对增长理论的贡献[J].经济学季刊,1956(2).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