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云观展”,空间有多大

2020-02-10 04:02:38 环球时报 2020-02-10

编者的话:一场迫使民众足不出户的疫情,让“云观展”和“网上博物馆”成为一些人宅在家中的精神家园。在此之前,3D(三维)、AI(人工智能)、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等新科技的运用,让“云观展”已成为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常规操作。实体参观之外,网上观展如今运营得如何?未来究竟能有多大发展空间?

网上博物馆不只是“疫情之需”

陈履生

博物馆和美术馆建立起数字资源库,利用云端发布馆藏、介绍展览、开设网上展厅等,这些都是伴随互联网新技术兴起的常规方式。近年来,人们将这种网络形式称之为“网上博物馆”——其拓展了博物馆和美术馆专业范围,也适应了数字化时代的发展要求,更扩大了受众人群以及社会影响。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致使博物馆、美术馆闭馆,在如此现实之下,进一步利用好云端和大数据,包括网站、微信公众号等,让公众在家中看到博物馆中的藏品和展览,并参与相关活动,来消除防疫期间的心理恐慌,以学习和思考来打破隔离。这或许表现为特殊时期的一时之需,但实际上这是博物馆、美术馆在原有网络资源基础上的现实发挥。这需要博物馆、美术馆盘活数字资源,扩展网络资源运用,把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做得更丰富。关键要做出各自特色,避免千篇一律,用多种方式建立起这一特殊时期内与公众的联系。

在此之前,国内很多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官方网站只是一些简单页面,网上资源也很有限。如果借助此次疫情之需,把官方网站做得更好,把博物馆和美术馆的推广和教育工作做得多样,也是一个契机。更重要的是,要更大范围内开放藏品资源,开展线上教育,利用馆中讲解员开展网上讲解活动,开设如中国历史、美术史、科技史、工艺史等系列课程。同时,兼顾不同教育背景的公众,尤其重视中小学生课程设置。在疫情过后,包括数字资源积累以及相关工作经验,也有利于博物馆和美术馆各方面的日常工作。

博物馆、美术馆应该在线上把各种活动开展起来——在前几年已完成的全国性可移动文物普查所积累的数字资产基础上,开放更多藏品资源,让公众看到过去所未见:或是过去看得不够仔细,如今通过网上能看到一些细节;或是回顾之前所见,加深进一步的理解和认识。当然,这需要博物馆和美术馆有为社会和公众着想的服务精神。这是疫情期间对公共文化服务事业单位的一个考验,为公众创造宅在家中继续学习、完善审美的契机。但是,实体博物馆、美术馆不可能被虚拟所替代。在实体建筑中,有空间环境、展览氛围,以及原作魅力,网络可以作为辅助。因此,还是期望全民战“疫”早日胜利,让公众能走进博物馆和美术馆。▲

(作者为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线上革命”,贴近观众是核心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在有“露天博物馆”之称的欧洲,线上观展已有超过20年的历史。博物馆的“线上革命”也改变了观众的观展习惯。

德国拥有约6200座博物馆,堪称“博物馆王国”。其中,由5座顶级博物馆组成的柏林博物馆岛最为出名,呈现出6000年人类历史的珍贵宝物。如今,观众可以足不出户,通过网络浏览著名的伊什塔尔城门、佩加蒙祭坛、米利都市场大门、纳芙蒂蒂半身像和青铜器时代的“柏林金帽”等伟大考古杰作。同样,被誉为“世界文明大仓库”的大英博物馆,也在线上开放了几百件藏品的3D模型。观众可以登陆3D建模网站,并配合VR眼镜多角度观赏、近距离“触摸”镇馆之宝罗塞塔石碑等展品。法国卢浮宫的在线虚拟参观,可以通过60个全景介绍,观赏诸如“三宝”,即断臂维纳斯雕像、《蒙娜丽莎》画作和胜利女神石雕等展品。作为荷兰最大的博物馆,荷兰国立博物馆60万件展品不仅可以通过网络“上下左右”划屏仔细鉴赏,还可以免费下载相关资料。

“欧洲的线上博物馆始于上世纪90年代。”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欧洲文化学者伍斯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欧盟本世纪初开始致力于文化遗产数字化工程和创建网络虚拟博物馆的工作,以保护数字遗产。2008年,欧洲虚拟博物馆上线,内容涉及文学、历史、艺术、电影和音乐等多个领域。随着3D、AI、AR、VR浪潮到来,欧洲线上博物馆发展也开始提速。如今,体验在线漫游展厅、指尖鉴赏3D文物,已经成为欧洲各大博物馆标配。

线上观展正在改变博物馆的运营模式。伍斯特称,21世纪的博物馆不再是封闭的系统。观众是博物馆的核心,成为内容生成和传播的积极参与者。观众还可以AI提问,或通过角色参与。数字化技术给小型博物馆带来更多机遇,能够快速进入全球市场,吸引观众。甚至,一些大学等机构也参与到在线博物馆中来。比如,谷歌公司的“艺术与文化”就通过互联网技术,建立了一座在线博物馆。

有欧洲观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线上观展是一种现场观展的替代形式,尤其是没有机会到现场时,并可以借助科技手段获得更多知识与乐趣。不过,他们也表示,有机会还是应该亲自到现场,来一次真实体验。▲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