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荣宅的前世今生

2020-02-10 03:02:53 小康 2020年3期

于靖园

新生 拥有百年历史,修复后的荣宅一跃成为著名的网红打卡地。

“每次来到上海,我都要来Prada荣宅打卡,看看展览,拍拍照片,每次走进里面,仿佛都能探听到往事的声音……”随手在网络上搜索关于“荣宅”的消息,一时间出来众多惊艳的赞美。

木质雕花的楼梯扶手,复古透亮的彩色玻璃,图案纷繁的拼花地板……从走进荣宅的第一刻起,就仿佛回到了一个世纪以前。坐落于上海市静安区陕西北路上的荣宅,已经走过100年的历史了。

“面粉大王”买下花园洋房

百年老宅荣宅,是清末民初中国企业家、“面粉大王”荣宗敬于1918年购入的家宅,堪称上海最高雅的花园洋房之一。2004年,荣宅被列入上海市静安区文化遗产。2005年,荣宅获得“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称号。

荣宗敬,名宗锦,字宗敬,是江苏省无锡荣巷人,中国近代著名的民族资本家。1901年起,荣宗敬与弟弟荣德生等人先后在无锡、上海、汉口、济南等地创办保兴面粉厂、福新面粉厂、申新纺织厂,被誉为中国的“面粉大王”“纺织大王”。“荣家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中国在世界上真正称得上是财团的,就只有他们一家。” 这是毛泽东对荣家的评价,其家族在近现代历史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荣宅的神秘,因为其主人的显赫身份,而更添传奇色彩。上海市静安区陕西北路186号,荣宅就坐落于靠近南京西路的位置,钢筋混凝土结构,折衷主义风格。1918年,荣宗敬从原德国房主手里买下这栋房子。据资料记载,1920年荣宅扩建时增设了辅楼,辅楼呈六角形,浅红色圆形穹顶。主楼立面两层列柱敞廊,从廊柱顶部辨别,柱子涵盖了古希腊的三种柱式,即多利克风格、爱奥尼风格和科林斯风格。

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初是上海近代建筑业迅速发展的时期。此时建造的房屋在设计和建造质量上都处于相当高的水平。荣宅的建筑形式丰富,主楼立面设两层列柱敞廊,颇具法国古典主义特征;平面复杂,内部地面、木作和彩色玻璃等装饰精美,是一座带花园的独立式三层西式住宅。作为荣氏早期的上海寓所,荣宅人称荣氏老宅,建筑面积达到2182平方米,花园面积达到2475平方米,是上海滩为数不多的顶级豪宅之一,也是上海滩保存完好的大花园洋房之一。

荣宅与“荣”当然密不可分。荣宅因荣宗敬而聞名在外,而荣宗敬的一生也时刻影响着荣宅的命运。1896年3月21日,刚刚二十出头的荣宗敬与其弟荣德生一起在上海鸿升码头开设了广生钱庄。尽管钱庄生意尚可,但荣氏兄弟认为,应该走向更大的市场。1898年,荣德生从香港乘船回上海,看到码头一片雪白,原来是英国轮船运载的面粉飘落的粉屑。他的实业理想被再度点燃,决定筹办面粉厂。1900年10月,荣氏兄弟以6000元钱庄盈利作为资本,与人合伙创办了保兴面粉厂(后改称茂新面粉厂)。

3年后,兄弟俩又出资4万元,创办福新面粉厂。此后,荣家面粉厂如滚雪球一般,越开越多。至1921年,荣氏兄弟经营开设的面粉厂已多达12家,分布于上海、无锡、汉口、济南等地。其“兵船”牌面粉不仅畅销全国,更出口到英、法、澳及东南亚各国,驰名海外。

1912年新年,荣宗敬写下了《振兴实业,发展经济,以惠民生计划书》:“即以纺织一业而论,吾国人口四万万,只有纱锭两百余万枚,较诸欧美各国人口与纱锭的比例,实不能供国民之需。是以他国在吾国设厂,以逐其经济侵略之野心,而使我国纺织业受重大之打击。纱、布为人生必需之品,乃至仰及他人。痛心之事,无逾于此。”

自此,荣氏兄弟开始进军纺织业,并大获成功,商业版图再一次扩大。1918年,荣宗敬买下静安区的这栋房子,修缮后成立自己的私宅。那时候,这里集中了全上海乃至全中国的富商显贵,一直到1938年。

受世界经济危机和动荡时局影响,荣宗敬的企业受到重创。抗战期间,荣宗敬离开上海,逃往香港,从此再没有回来过。此后的岁月里,这座荣氏故居先后被中国经济研究所、业余文化学校和饭店等使用。2002年,准备开拓中国市场的默多克看中荣宅,想买下来却没成功,最后签下10年租期,这里成了星空传媒的办公基地。就这样,这栋白色的花园洋房迎来送往,10年后,租约到期,星空传媒从这里搬出,院门紧闭。

奢侈品牌带来的修复与新生

有6年时间,荣宅的大门紧闭,未曾开放。

由意大利时尚品牌Prada发起并出资的荣宅修缮工程,开始于2011年,历经6年完工。过去,Prada做过许多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最为著名的是对米兰的地标性建筑、建于19世纪的伊曼纽尔二世长廊(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的修葺。被改造为艺术空间的威尼斯王后宫(Palazzo Ca'Corner della Regina),也是其广为人知的项目之一。参与这些项目建设的团队,将其丰富经验运用到荣宅的修缮之中。

近年来,荣宅的名声鹊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Prada品牌对其进行的为期6年的整体修复,修复过程中,他们采用了传统工艺和材料,基本恢复了建筑的历史原貌。老建筑修缮是个大工程,除了从视觉上需要保持历史风貌外,更重要的是对于建筑的良好保护。100多年的建筑,地基、防水等都出现了问题,如果不重新加以修缮保护,会更加无法使用。

承担荣宅修复任务的总设计师是罗伯特·巴希奥奇,他是Prada御用设计师,与品牌的合作时间已经近50年,除了修复古建筑,Prada在世界各地的重量级专卖店设计都是由他操刀。

6年间,罗伯特·巴希奥奇与其团队让这座老房子恢复它原有的风貌。墙壁的颜色保持原来的配色,雕花的壁炉、雕花的护墙板、雕花的楼梯,都保持着那个年代应有的样貌。对于荣宅的彩绘玻璃,修复组给予了重点关注,走廊天窗中央的玻璃和21块面板全部拆除下来,再进行清洁、修复。由于葡萄藤图案中缺失的部分没办法复制,修复团队用了不少时间寻找到1940年代德国生产的彩色玻璃,重新安装了上去。

修复后的荣宅在2017年底向市民开放参观,并做了大量的宣传,荣宅一跃成为社会各界争相一探的打卡地。荣宅刚开放的时候,通过网上预约的形式接待观众近10万人次,后来不得不延期1个月。从2018年开始,Parda基金会就负责策划和执行这里的艺术展,一年两季。基金会负责人表示,他们希望通过艺术展来开展中西方文化艺术的对话。所以他们把在这里的第一次艺术展主题选定为“罗马1950—1965”,向中国的观众展示意大利那个特殊时期的艺术特质,策展人是欧洲著名的艺术史家Germano。这里举办的第二个艺术展是著名画家刘野的画展,主题是《寓言故事》,策展人是柏林国家美术馆馆长乌多·蒂特曼。在乌多·蒂特曼看来,刘野的作品是在中西方文化之间游走的。

曾经的私人宅院变身上海文化地标,建筑文化遗产因此重获新生。随着Prada荣宅艺术展览的持续更新,每年来荣宅参观、拍照,欣赏艺术和感受历史的人数不断增加。历史在诉说着属于它的故事,而现代的艺术则让越来越多的人记住荣宅。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