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灿光电年报高效蹊跷多

2020-02-10 04:02:29 证券市场周刊 2020年4期

李国强

2020年1月23日,除夕前夕,聚灿光电(300708.SZ)就发布了2019年年报。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能在1月份就完成年报的编制和审计工作,效率非常高。能在春节前完成的,仅有安靠智电(300617.SZ)、海翔药业(002099.SZ)和聚灿光电。对比上年同期,能这么早出具年报的,仅有金银河(300619.SZ)一家,而上一年春节在2月,能够在1月出具年报的,只有7家。

众所周知,12月31日是年报日,但大部分上市公司都在3、4月份才出具年报,期间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大部分上市公司尤其是分子公司比较多的,忙完各项工作差不多就到3-4月份了,证监会要求披露的最迟时间是4月30日。

既然流程这么复杂,能在1月份披露年报的,是如何做到的呢?

有两种可能。

一是公司规模较小,下属分子公司极少甚至没有,出一套报表即可,无需汇总抵消,账面数据简单清晰,函证盘点非常容易确认,业务清晰无需调整;

二是一些生产经营比较简单的公司,可能是早已停滞或者是业绩优秀早已确认,财务人员早早做完报表交给事务所审计,公司和事务所对报表数据基本没有异议。

由此可见,第一时间发布年报的上市公司,可能是一家小而美的优质投资对象,也可能是业绩平淡无奇早早交差的,还有可能是一家“破罐子破摔”的业绩较差的公司。

从业绩表现看,聚灿光电很像是后一种。公司只有三家子公司,据天眼查,其中两家子公司(苏州玄照光电有限公司、苏州聚灿能源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同一地点同一门牌号,理论上合并报表和核查账面数据的工作量比较小。

年报显示,聚灿光电2019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11.43亿元,同比增长104.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4.43万元,同比下降60.02%。

上市即巅峰,业绩断崖式下滑

聚灿光电是一家生产LED芯片的企业,和三安光电(600703.SH)、乾照光电(300102.SZ)等公司业务类似。公司于2017年上市,上市当年营收超过6.21亿元,净利润达到1.28亿元。但好景不长,2018年,公司营收下滑到5.59亿元,净利润更是只有2037万元。

更引人注目的是其毛利率的异常变化。

据公司招股书,2015-2016年,公司的核心业务为LED芯片和LED外延片,毛利率维持在20%左右。2017年上市当年,两项业务的毛利率甚至达到了32%。

但是在2018年,毛利率分别跌至8%和6%左右。跌幅之大,远远超出正常的商业模式。2019年年报中,毛利率回升到16%左右,但也远远不及招股书的优异情况。

深交所第一时间向公司发去了年报问询函,对此,公司回函辩解,受行业龙头扩产、技术不断进步等因素影响,市场竞争因素加剧,行业出现供需失衡,产品价格快速下行、行业产值规模增速放缓,主要同行业上市公司产品销售价格亦出现大幅下滑。

然而事实上,虽然LED行业整体价格下滑,但公司的产品价格降幅更大,其LED芯片从2017年的143.47元/片下降到2018年的94.22元/片。

以A股同行为例,根据披露的年报数据计算,乾照光电的LED芯片从2017年172.45元/片下降到2018年的141.81元/片;华灿光电(300323.SZ)的LED芯片从2017年的175.39元/片下降到2018年的143.37元/片。

本来就定价比较低的聚灿光电,产品价格降幅差不多接近两家同行的两倍左右。不正常的大幅降价,往往意味着来自大客户的营收可能存在问题。

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来自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为1.4亿元,占全部营收的12.29%。结合招股书,这个大客户大概率是公司常年的友好合作伙伴——中阳光电。

同时,根据招股书,公司应收账款第一客户是中阳光电,如今公司的应收账款客户第一名极有可能也是中阳光电,欠款超过9000万元,占全部应收款的20.26%,是非常重大的影响因素。

也就是说,如果该客户和聚灿光电“联手”,就可以通过虚增业绩实现招股书好看的业绩数据。

中阳光电官网显示,其年销售额号称6亿元,正在筹备上市。看起来,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事实情况呢?天眼查显示,中阳光电是一家从事LED灯芯生产的企业,位于江门市,公司员工人数100-499人。从人数来看,这应该是一家中小规模企业。

通过查阅中阳光电官网,还发现该公司刚进行了2020年的年会。公司老板名下有两家公司,分别是中阳光电和中阳电路板,官网显示,这两家公司全部员工合计700人。官网新闻还显示,年会现场进行了颁奖,一等奖是600元,这样的金额,不太像年销售额6亿元的大公司。

天眼查还显示,该公司参保的员工只有125人。

根据现行的IPO规范,中阳光电如果真的要上市,任重而道远。

和中阳光电官网号称的销售规模(年销售额6亿元)差不多的A股公司,是乾照光电,员工有2800多人,年营收10亿元左右。从这个角度看,中陽光电的人均创效非同寻常。

但是天眼查显示的中阳光电近期的几个诉讼中,公司的合同纠纷大多是几万元、几十万元,所谓6亿元的销售额或难经得起推敲。

现金流量表里的异常

判断一家公司经营成果的含金量,最简单的办法是看现金流量表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如果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比净利润小,并且差异过大,则说明公司销售的产品并没有收到足额的现金。

历年财报显示,聚灿光电2017年至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9亿元、3.55亿元和3.88亿元,和同期净利润相比,非常优异。仅从经营性现金流看,公司的产品非常畅销,都收到了回款。

然而事实情况是,2018年和2019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主要依赖于“收到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分别为5.74亿元和3.19亿元,大部分来自政府补助。剔除掉政府补助,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可见公司销售的产品并未如期收到现金。

据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超过当期利润总额绝对值的30%,上述政府补助中部分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无关,不具有可持续性。长期来看,公司面临政府补助降低而影响损益的风险。

2018年,公司的利息支出从上年同期的661万元暴增到3642万元,2019年更是达到了5130万元,需要支付的利息甚至远超净利润。

财报显示,公司为了扩大宿迁分厂的生产规模,进行了大额借款,长短期借款超过8亿元,一方面导致公司业绩下滑,另一方面资金周转困难,而新厂仍在建设期,业绩尚未达到预期。

公司分別在2018年3月和2019年4月发布公告,声称宿迁项目预计三年建设,总投资为15.56亿元,其中:建设投资14.71亿元,建设期利息3430万元,流动资金5000万元。

表面上看,三年3430万元的利息支出并不算多,但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利息支出主要来自宿迁项目,一年就已经高达5130万元,远超预期。

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的起伏

在公司的经营模式和客户构成未发生大的变动的情况下,即便是营收增加,公司客户的回款情况是大致不变的,因此应收账款周转率也会维持一个比较均衡的水平。

如果公司新增的营收以赊销为主,且回款效率不高,这个指标就会降低,此时可以判断公司增加的营收很可能是“修饰”过的。

同样,如果存货周转率出现大幅变化,也存在着“修饰”的嫌疑。

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都出现了较大幅的异常变化,周转天数增加了40天左右。据2019年年报,两个周转天数回落了20天。说明2019年的数据比较接近真实,而2018年的数据很可能是修饰过的。

股权质押率的困惑

通常而言,对于刚上市不久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必然是信心十足长期持有股份。

但Wind数据显示,聚灿光电的前三大股东,从2018年开始,不同程度的进行了股权质押,股权质押率依次为60.9%,70%和85.69%。

股权质押是一种操作简便的融资手段,不少上市公司股东都或多或少的通过股权质押获取资金。但是当股权质押率超过一定比例(如60%)后,则从侧面反映出大股东可能存在问题:要么资金周转困难,要么想套现离场。

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于投资者来说,都是需要值得警惕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