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PUA

2020-02-10 04:02:35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2020年1期

邱元阳

PUA本来是个冷门词汇,只是近两年的恶劣影响才让它为大众所知晓。在北大女生被男友精神折磨而自杀的新闻发酵之后,这一名词再次被人提起,才为更多的人所了解。

PAU源于美国,全称“Pick-up Artist”,原意是指“搭讪艺术家”,从简单的搭讪开始实现两性交往。但是发展到现在,PUA的目的从最初的搭讪、交往变为“泡妞”“把妹”,早已成为臭名昭著的“泡学”,并以传销般的组织形式快速发展,以网络课程的方式来教唆人进行诈骗。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尼尔·斯特劳斯根据自己的人生经历写出了畅销书The Game(把妹达人),书中提到洛杉矶的魔术师Mystery以切身经历开班传授搭讪技巧,开启了两性文化的另类培训,被人们接受并称之为“迷男”。但作者本人却认为第一代的PUA应该是20世纪80年代How to Pick up Girls一书的作者埃里克·韦伯。他们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的PUA已经成为教唆犯罪、残害女性的社会毒瘤。

PUA通过系统化学习、实践、不断自我完善情商和包装自己,对异性进行诱骗洗脑,达到骗色骗财和操控对方感情的目的,逐渐呈现诈骗化发展,国内会员达到几百万人。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PUA教学方式的成功和取得的赫赫战绩,与它成熟的理论基础是分不开的。这里面有突出“贡献”的是美国现代泡学的奠基人罗斯·杰弗里斯,他在精神疗法和人类行为学的研究中完善了原始的泡学理论,使用神经语言学(NLP)理论开创了“极速引诱学”(Speed Seduction),能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女性着迷。此外,“迷男方法”(Mystery Method)、大卫·狄安格罗的“自大型幽默”(Cocky & Funny)、泰勒·德登的“社交力学”(Real Social Dynamic)等理论也在PUA的邪恶发展中“功不可没”。

当PUA与网络结合,更加速了这种罪恶方式的传播。一方面,PAU的教学可以借助网络课程进行;另一方面,PUA俘获对方的方式也可以在网上进行。他们把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朋友圈里展示虚假的豪车、豪宅,用来骗取女性的信任。更有甚者,通过网络来炫耀“速推”战绩,分享“成功”经验。而分享的内容,多数为受害者的艳照、私密视频,这种行为在增加控制受害人筹码的同时,也常常引起受害人自杀。

可怕的是,用几千到上万元的价格,就能从网上买到全套的PUA教学课程,甚至还能免费下载到PAU圣经一类的书籍,很容易让有猎艳心理的年轻人沉迷其中。打着恋爱培训的幌子,干着教人犯罪的勾当,PUA的“导师”和网课甚至不再需要华丽的外衣,直接赤裸裸地以教授“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臭名昭著的PUA组织“享妞军团”还曾在网络上直播受害女性自杀的过程,直接践踏人性和法律的底线。

“好奇—探索—着迷—摧毁—情感虐待”,这是PUA最常见的“五步陷阱”。这看似简单的套路,却包含了经过实践验证的丰富的心理学知识,层层推进,使目标逐渐沦陷。澎湃新闻、中国妇女报、南方都市报、人民日报等媒体都对PUA现象进行过抨击曝光,腾讯、公安部等也对网络PUA进行过清理整治,但是因為法律适用争议和取证困难等问题,直到2019年5月,江苏网警才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法PUA信息的案件,但是处罚明显太轻。

违背公序良俗,蔑视道德法律,挑战社会伦理,反社会反人性的PUA的魔爪正伸向中学生和未成年人……是时候铲除这一社会毒瘤了!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