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印痕”2020-02-10 07:02:00

  • 这是2月6日拍摄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拼版照片)。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是江西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的医护人员每天要在隔离病房内“全副武装”工作近6小时,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印痕,记者用镜头记录下这“最美印痕”。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2月6日拍摄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拼版照片)。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是江西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的医护人员每天要在隔离病房内“全副武装”工作近6小时,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印痕,记者用镜头记录下这“最美印痕”。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江榕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江榕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程姝菡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程姝菡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曹夏华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曹夏华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黄丽青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黄丽青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汤凌鹏脸上被护目镜压出的印痕和汗水(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汤凌鹏脸上被护目镜压出的印痕和汗水(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霍莹莹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霍莹莹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朱卉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朱卉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万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护士万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医生倾城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医生倾城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这是2月6日拍摄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拼版照片)。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是江西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的医护人员每天要在隔离病房内“全副武装”工作近6小时,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印痕,记者用镜头记录下这“最美印痕”。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这是2月6日拍摄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痕(拼版照片)。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是江西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值班的医护人员每天要在隔离病房内“全副武装”工作近6小时,脸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印痕,记者用镜头记录下这“最美印痕”。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