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味道

2020-02-11 02:02:50 躬耕 2020年1期

朱文华

五朵山读春

五朵山的春天是美丽的。

春暖花开的日子,我登上了五朵山金顶,阳光温暖着,圣朵、禅庵朵、娇女朵、摩云朵、哑女朵五峰争秀,那绿那红那黄那紫,在温暖的阳光下怒放着鲜艳的色彩。于是,我在五朵山看到春天是鲜活的,是流淌着无限活力的生命之源,是无数万紫千红的希望所在。

起初,遥看远山,是一抹淡淡的春的意思,一片淡淡的青色的薄雾,往往是在山脚下不经意地飘游。当你真正追寻它时却什么也没有,可谓“远看青色近却无”。这时候你会发现,春还在残冬的压抑中。残冬的余威将阳光笼罩着,阳光就有些无力,有些软弱而淡白。于是,天空虽然开始明净,开始有别于冬天的灰暗而慢慢走向湛蓝,但依然有些冰冷。扁担石、豆腐石、马鬃岭,山的坚硬骨骼还在隐现中清晰着,春的意思就显得很努力,很用功。

其实,这也仅仅是一个过程,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必然到来,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但你要向味道里读,就要有一些多余的思考,无聊的想象。要不,世上的一切也就真的没了味道。没了味道的世界也就不再五颜六色、丰富多彩,人类毕竟是有感觉味觉视觉等多功能元素的高级动物。

也许是终于完成了孕育和努力的过程,突然有一天早晨你会发现,太阳一下子新鲜了许多,明亮了许多,风也温和而多情,牵着无数的人们向着那个最先接近阳光的地方走去,那里有他们渴盼的春的气息。还有,起初的远山那绺若有若无的含蓄的意思也不再羞涩,极大方地将远山装扮着。也就是从这个早晨开始,春就饱含了嫩绿的汁液在枝头上、草地上、山坡上疯长,长出一片一片醉人的风景。“满院春色关不住”,这季节,仿佛被压抑了一个冬天的人们忽然也冲破了束缚,潮水般向春天涌去,去呼吸和咀嚼蘸着阳光味道的春的气息。

湖边有柳林婆娑,微风轻轻地扶过,九龙湖水面上就有一片一片的绿在舞蹈,还有一对一对的情人在里面走出浓浓的诗意。成片的连翘花将柳树湾、翠屏湖、跑马岭等五峰各岭染得亮黄亮黄的时候,无数的游人在暴瀑峡听瀑,在玻璃栈道登高。各种各样的鲜花,有的含苞,有的盛开,芬芳的花香和着细风在人缝里一丝一缕地飘散,从这里面人们似乎不仅闻出了香味,也品出了颜色。于是,这地方往往就成了城里人游春寻乐的好地方,于是,也就很拥挤,很热闹,说笑声、吵闹声把鸳鸯溪、玉盘潭、畅心谷灌满。

而此刻如果在梯田、山墁,却是又一番景致:春的心情无拘无束地张扬,没有任何干扰,幽静而空旷。小鸟的声音也在春的气息中传递着快乐的信息。麦田呢,一宕一宕的油绿,若没有风的时候,是绿色的稠浓的咖啡般,凝质的,厚重的。风吹起来,就卷起浪涛,很有韵致,摇曳着丰收的旋律。里面也许会有零星的,或者大片盛开的油菜花,黄得可人,便有蜜蜂率先在那花上吟唱,让潮涌的行人看了心醉,看了就有美感,看了就想创造一个什么奇迹来,比如,画一幅莫奈,或吟一首普希金。这时候,大山被春全部晕染了,漫山的柞树葉子嫩得能滴下汁来,游戏的山风吹过时,常常把叶片微白的背吹翻过来,白纱般漫过嫩绿的山去,消失在蓝蓝的空中。有时,满山的绿突然会有一簇或一大片杜鹃花或刺玫花骚扰出很有诗意的情节,让游人涌出许多的激情,或拍照,或录像,都在努力用高科技技术把这一切收藏。杜鹃花是红的白的紫的,而刺玫花呢?细碎的洁白的簇拥着,垂挂在一棵柞树或紫桐树上,往往这树都很大,于是就像一面白缎飘逸着,就有大自然调配的淡淡的花香和着春的汁液染绿的气息在山野间飘散,还有一场春雨过后,刚刚涨起的桃花水在山沟里弹跳着叮咚的轻音乐,让你仿佛在欣赏《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当你用心用真情去品读的时候,五朵山的春就会让你沉醉,让你不自觉地想象出许多的心事。

五朵山的春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希望,而且有着极强的爆发力。因为它是从一个冬天的沉默里走出来的,走过了由沉默到复苏到复活到旺盛的艰辛过程,于是,春就对生命和希望有了更为准确的诠释,“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人们那样的渴望春天,热爱春天,拥抱春天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

春,是季节的,自然的;也是精神的,灵魂的。于是,那个春天,我在五朵山读出了春的精神意蕴、灵魂内涵。

拥有了春天就拥有了一切。

百尺潭弈夏

百尺潭飞瀑千丈,颇为壮观。

我想,如果约三五朋友,临瀑而坐,有奇山奇峰奇水相伴,摆开黑白大战,在对弈中品味“空山无嚣尘,飞瀑卷涛声。手谈黑白语,忘却伪与真”,定有绝妙情趣。

那个夏季一日,我如愿与几位朋友成行。

不及潭,却闻轰鸣之声自峡谷里出,随风带了丝丝的水雾游走,冲撞得心旌飘摇。朋友说,这便是百尺潭飞瀑击石之声。

距潭数百米,但见两山如刀劈斧凿,有石级横在眼前,于绝壁间曲回。攀行于石级之上,令人感觉在半空里悬浮,颤颤悠悠。石级尽处,有潭,方圆数十米,水清澈可鉴,却深不见底。临潭石壁高千仞,水从石壁之上倾泻,如一条宽大厚实的布练,飘飘洒洒落入潭中,顿时,潭面上水花四溅,卷起千堆雪,有风从潭中飘起,迎面徐来,吹一身清气凉爽,在盛夏里十分惬意。若目光追随瀑布而下,便见一卷卷瀑水幻化着,飘逸着,有些还不及落入潭中,便随风化雾,飘散了,融入阳光之中。看得久了,仿佛自己也随风化雾,融入阳光中了,真正理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放之气。如果说瀑布壮观诱人,那么,瀑边宽大高耸石壁之上的图案更是秀色可餐,那是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瀑水朝露不知经过了多少个世纪,汲取了多少大自然的精华绘制而成,或梅兰竹菊灵山秀水千军万马飞禽走兽,或工笔写意白描速写具象意象,是张大千、齐白石、凡·高、莫奈也无法比拟的。

瀑布之壮美,是靠大山绝壁来完成的。

石壁山坡上林木葱郁,浓得醉人。有蝉声或鸟鸣从醇酽的浓绿里飞出,和着明净而热烈的阳光,在或雄壮或曼妙的山峰坡岭间行走,很有些可人的味道。此刻此处,虽是盛夏三伏天,阳光也温和了许多。

我们选一树荫石板处,和朋友一起铺开一片蓝天,摆开黑白大战。星、拆、刺、挂、飞、跳……十九格蓝色棋盘,黑白二色飘然其上,如行云流水,敲击出无穷妙味。激烈的战斗在棋盘上卷起阵阵狼烟,如两条黑白长龙在蓝天扭斗,左冲右突,有瀑声风声鸟声弹奏出英雄无悔的十面埋伏,难舍难分的阳关三叠,清新亮丽的春江花月夜。也许只有如此之处才有黑白大战的意蕴,瀑水清风将大脑冲洗得干干净净,心境在有意和无意间得到净化。

此刻,我的思维仿佛穿越时空的篱垣,追寻4000多年前的尧,请教围棋的真谛。“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以闲其情”。如此看来,发明围棋的初衷是为了开发智慧,纯洁性情。在围棋的不断发展中,衍生出深厚的哲学思想。东晋名士王坦之把弈棋之时正襟危坐、运神凝思、喜怒不行于色的神态比作僧人参禅入定,又称“坐隐”,所以围棋又有“坐隐”“手谈”之称谓。围棋黑白二子,太极图黑白二色,它们之间有着某种密切渊源,于是我在想,中国古典哲学名著《易经》的思想基因或许就来自围棋。这也许是围棋的许多传说与道家关系极其密切的原因所在。不仅如此,围棋中的转合、弃子、过渡等,与《孙子兵法》中的“围魏救赵”“以弱胜强”等军事思想十分吻合,而且围棋又是中国古代四大艺术之一,由此可见,围棋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贡献。

黑白之思辨,天地之方圆,一阴一阳,之谓道也。

当从蓝天白云、古典哲学中回过神来,已是阳光西照时分。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回走,可我依然沉浸在飞瀑绝壁、茂林修竹、蝉鸣鸟语、山风徐来、鏖战于黑白之间的氛围里,这氛围妙不可言。这让我对某些东西有些感悟,我似乎领会了竹林七贤等古代学家士人寻一处山野溪流宝地,茂林修竹田园,抚琴、弈棋、书写、晕染是怎样一种情趣。这可能就是人类最原始的旅游行为和旅游理念。如今,我们在发展旅游中,努力地把山水景观与人文精神有机对接,让游客从中体味出旅游的真谛,或许是在探寻旅游的本真原味,旅游就是文化理念,人文精神。当我从思想的飘逸与发酵中走出来时,忽然发现两面的山坡上有红白相间的花朵,在深绿里尤为醒目,把坡坡岭岭涂抹得更有姿色。那是刺玫花、一串红、野石榴。时令已接近秋天,季节就这样一分一秒走过,春夏秋冬,但不管怎样,鲜花青草或枯或荣,一切都是短暂的,唯有那瀑布那图案和那在瀑布和图案相约之中的黑白情趣和人文精神所具有的魅力才是永恒的。

宝天曼品秋

深秋,朋友约游宝天曼。

汽车在弯弯的山道行驶,天空有阴云浓稠,而峡谷河道间却没有丝毫的雾罩。于是,有些疲惫的满山碧翠还有满眼苍绿如同在水中浸泡着,显得很凝重。正是野山菊盛开的季节,刚进山时,漫山遍野的菊花一簇簇一片片,在深秋的阳光和深秋有些凝重的墨绿里闪着金黄色的光亮,十分耀眼绚丽。远远望去,如傍晚太阳照着的云朵。但与云朵不同的是它能飘散出清幽略带甘苦的芳香,这香味随着山风,有时是一丝一缕的,似乎随手可及却又摸它不着;有时又浓濃的,很厚。闻着,似嘴里含一口浓浓的碧螺春。

渐行渐远处,山也更高更陡,林也更深更密,小溪也瘦了许多,且不那么舒缓,有时还有些脾气,猛然垂直而下,挂起一条纤弱的白练,若是盛夏汛期,那将很壮观。唯有野菊,被丛林埋了,很难有满坡的一片一片金黄。但浓郁的菊香非但无减,似是经了丛林的过滤更加的纯厚清烈。这些野菊或石缝里一簇,或杂草中一片,有时是一片连一片数十米,随小溪弯弯的,如浮动的流云。那花朵是细碎的,朝天开着,一个紧挨一个簇拥着,黄到极致,浓到极致,美到极致……

越往前行,山路越险峻,一边是陡壁,一边是悬崖,往崖处望去,就觉人在空中悬浮,山石草木,天光云影都在旋转。几个没进过山的孩子们先是惊呼,一脸的兴奋与惶恐相互交织,然后就伏下脸去,不敢向外张望,却又挡不住诱惑,偶尔窃窃地、从眼角处渗出一丝惊羡。

汽车行至山门处也就到了终点站,前面的路只能靠步行。进了山门,一条路是挂在绝壁上的栈道,五颜六色的游客已把它点染,横在高高的绝壁间,如一条飘扬的彩带。而另一条路则是石级小路,通往山峰极处,需徒步攀登。孩子们出奇的勇敢,都愿意走小路,登山峰,品味“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沿小路行,路的险幽越来越甚,最后,绳子般在山腰间斜斜地挂着、扭曲着伸向丛林深处。人走在这绳子上,颇有走钢丝的体验,稍有不慎,就有滑落山谷的危险。但路边的野菊花、牵牛花等花花草草随手可采。起初,孩子们采着花草或蹦或跳很是兴奋,但渐渐少了新鲜之感,滞留在小路旁的怪石上,很像长长的惊叹句里一个个惊叹号。我们动员和鼓励着孩子们继续前行不远,忽然有轰鸣之声从遥远处飘来,寻声望去,见一瀑布飞练般潇洒着飘摇着垂直而挂,蔚为壮观,宛如银河垂落。路也被一层一层开着的野菊覆盖。眼前的野菊金黄爽亮,很是热闹,且有清爽略苦的幽香随风飘散,仿佛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香味在一丝一丝地游走。走在花丛中,心就有升浮的感觉,很有“沉醉不知归路,误入野菊深处”的意境。大自然的妙手总能绘出奇异光彩,是任何能工巧匠也无法企及的。

渐往高处雾就浓重起来,一绺一绺的棉絮般游弋,树木也愈加高大,且种类繁多,伴有生物学家们所说的孑遗植物古生物活化石,俨然是原始森林状。此刻,天空渐渐下起雨来,拍打在树叶上,由小到大,声音也由稀变稠由弱变强,织成密集的网,形成雨中交响乐。不想,森林听雨也如此绝妙,与听“胡笳十八拍”无二。

这时,脚下自然滑了许多,山也陡了许多,但有大大小小的树木做伴,并无险情。这是深秋的雨,尽管经过树叶的缓冲,砸在头上,仍显得不那么温柔,很快衣服就湿了,可我们并无一点的凉意,孩子们也精神了许多。

我们本想登上山顶,但峰顶还遥遥无期,无论大人小孩,雄心壮志被雨水浇得无影无踪,一个个困成一摊稀泥东倒西歪。这时才感到深秋的雨已经有了很厚的凉意。看天色渐晚,我们没再攀登,只好沿路返回。

孩子们说:“这次不上去了,下次我们一定能上去。”

下次一定能,孩子们就是希望,峰顶就是希望!

大青山钓雪

那个深冬腊月,大寒,天阴得很沉重,很有下雪的意思。可我在想,如今的雪总是下不大,远不如过去的雪。过去,下一次雪五六天化不完,可现在,刚刚还下得很潇洒,很有些味道,让人很想走到散落的雪中,找一找童心的乐趣。可还没能认真去想,去品味,雪就停了,就化了,留下的往往是遗憾,是满目星星点点的残白,是一种失落的往事的回忆,又是一种大自然对人类情感的骚扰。

这是一个雪后的早上,我忽然想,何不背了鱼竿钓鱼去?因为我除了喜欢钓鱼,没有其他的爱好。于是,我就约了几位钓友。

天還没有大亮,有一点晴的想法,刚刚透出一丝亮光的天边就有了一绺红,这红不经认真地看是看不出来的。我们一行骑着摩托车在雪后清晨薄雾笼罩的公路上疾驰,路边的村庄、房屋、梯田、山坡和没有叶子的大大小小瘦骨嶙峋的树木,在或厚或薄,或多或少,或有或无星星点点的白雪中,也就有了些许的诗意,这让我的心里也有了些许的诗意。

这是大青山脚下的一个小水库,大青山雄壮、伟岸地耸立着,很有些撼人心魄的魅力。大青山在峻峭秀美山峰中,也算一秀。而大山脚下的小水库,人们又叫它三道岭水库。高耸山峰,一潭碧水,很有诗画的意蕴。若是晴朗的春天,这里便是一处很好的景致:四面环山,满山都是嫩得滴翠的绿色,上面盛开着一片一片金黄的连翘花,环着一库的清水,连同蓝天白云在里面,实在醉人。可现在,寒冬腊月,干瘦的山骨裸露着。不经意间,雾就漫了起来,山里的雾总是很大,灰白的雾很快就把大山锁得严严的,那水库更是仿佛被一团棉絮覆盖着,什么也看不见,空中的云开始浓厚起来。

这里对于我来说算是轻车熟路。到达目的地后,就开始卸包、支竿、装轮、拉线、上钩、挂虫……尽管水面什么也看不清,但我们都能准确无误地把钩打到要打的地方。

把鱼钩打完,还没能把烟点燃,就有清脆铃声响起。上鱼了,我急忙提竿收线。根据经验,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小的鲫鱼。的确,线收到边时,两条各自足有七八两重的鲫鱼在线上挣扎着,弹跳着。我一阵高兴,孩童般欢呼着:上鱼了,上鱼了,而且是双胞胎,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真高兴呀!尽管唱歌对于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此时不让唱我会很痛苦。于是,那没有韵律的歌声如打破的铁锅,声音刺破浓雾,向深处蔓延。

深冬钓大鲫,这是我们早已用经验证明了的理论。我们不停地忙碌,只有这时,我才感觉自己是自由的,没有思考,没有郁闷,没有左顾右盼,也没有那种所谓的责任,有的只是自然状态下的自我表现,很原始,很真诚,如大山和草木一般实实在在。一个小时过去,我们一个个满头大汗,棉袄也早已剥去,满脸的灿烂和快乐。

垂钓是人和鱼博弈的竞技,是一项健康、文明,提升人们体能、精神的有益活动。

也就在这时,雾慢慢散去,大山高高低低,莽莽苍苍,朦朦胧胧开始显现。尤其是水库,极净,水面也极平,风一丝没有,而灰色的云却更加的浓厚。偶尔,有水鸟飞过,留下一声或两声孤独的低鸣,虽然给水库留下了一丝悲凉,但在我眼里,也留下了诗意和美。这时候,有木头撞击铁板的声音从远处擦着水面钝钝地飘来,惊起水纹线一般隐隐的颤开去,接着,就是一农妇摇一小舟从一岸向另一岸慢慢地划去。我知道,那农妇是到对岸的山坡上做农事。远远的,那风景让喜欢画画的我有些迷醉。

我正钓得兴致极高,却有一个细小而微弱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踩着极轻的步子悄悄走来,开始,我并没在意,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细碎而密集的雪粒已经把平静光滑的水面敲碎成一张小眼网。我望望天,又看看网一般的水面,心情被雪溶了,被雪染了。

我的意识被鱼线牵着,随意地想着,雪粒就变成了雪花,从空中慢慢飞舞着落下,于是,大山就茫茫的,水库也就茫茫的。大山和树木开始慢慢变白,很像一幅明清时期的墨雪图。而雪落在水面上,发出极弱的窸窣的声音,在我的耳里,这是一个灵魂的声音。我望着茫茫的大山,茫茫的水库还有茫茫的雪花,忽然就想到了那首诗,忽然就高亢地朗道: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那声音在空旷的大山和雪幕中飘荡。此刻,我仿佛体味到了雪浴的感觉。

雪越下越大,再不走就没法走了,我们只好收好钓具,又把垂钓的残留物收拾干净返回。我们始终坚持这样一个习惯,决不把垂钓时的残留物落下,这是对人类生存环境的起码尊重。

雪在路上已经铺了薄薄一层,路已是很难走了,但风景似乎这边独好。

这就是大青山,这就是三道岭,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