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友谊地久天长

2020-02-14 06:02:30 爱你·健康读本 2020年1期

朱辉

30年前我刚走上社会,那时社交类书籍很流行。我曾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一生假如能有5个知心朋友,你的社交就算非常成功了。当时我觉得门槛太低,5个?随便想想,我都能想起10个。然而,截至今年过年前,我使劲想,竟然只剩一个知心朋友了,那就是老葵。

正月初五是拜神求财的日子,那天下午,我却因糖尿病并发症发作,住进了医院。老葵恰好就住在医院斜对面,我想他很快就会来看我。然而,一天天过去,原本很清闲的老葵天天在加班,直到我出院也没见着他。何以如此?

仔细想想,我在微信里的某些话可能吓着了他。我说得打一种药水,自费七千多元一针,有人已经打了二十多针……老葵想必担心我当面找他借钱。

就在我失去最后一个知心朋友之际,老婆也成了友情领域的“孤家寡人”。

她曾有过一些闺蜜,各自結婚以后,交往就越来越少,演变成微信朋友圈里的“朋友”。去年她进了一家新单位,很快结识了几个新闺蜜。然而,随着她短期内连升两级,当上部门主管,新闺蜜瞬间成了陌生人,个个对她爱搭不理的。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婆大惑不解。

我正好看了一期《圆桌派》,窦文涛说有一回在法国看到有人游行抗议加班,诡异的是这些人抗议的是同事自愿加班。同事加班,自己不加班,久而久之自己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他们要求老板不准那些同事加班。

已经鉴定为“塑料朋友”,这样的友谊还要不要?

如今我和老葵还在交往,老婆也渐渐和新闺蜜化解了部分矛盾。老葵单身时很豪爽,婚后在家一直属于弱势群体,他怕我借钱,我得理解他。何况我家兄弟间争遗产,夫妻间偶有冲突,这些事我不能和同事说,怕以后被当作素材,吵架时用于攻击我;也不能对亲戚说,怕传话引发家庭矛盾。老葵和我家所有人都没有交集,我对他倾诉最合适。

至于老婆,下班后去逛个街,吃个烧烤,只有同事时间上能与她同步,这些新“塑料朋友”也算是生活所必需的。至于偶尔和那些“过期”闺蜜聚聚,老婆想必也会聊聊我们家那些事。结婚十多年,其间我们闹过几回离婚,都是那些旧闺蜜帮我说话,最终转危为安。我一直不解,不过一两面之交,她们何以看好我?

近来我想明白了,可能是因为我的综合条件不如她们的老公,她们怕我们离婚了,万一我老婆找了个优质的二婚老公,压了她们的风头。

“人至察则无朋”,俞伯牙、钟子期这样的知音级朋友,古往今来能有多少?“塑料朋友”才是现实的存在,虽然有时细看难免有些膈应,但它们各有各的用处,假如保养得法,完全可以相伴一生。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9期? ?图/亓寂)

?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