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规模、管理层权力与企业绩效

2020-02-14 06:02:10 财会学习 2020年2期

姚莎莎

摘要:文章以2009-2018年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考察了公司规模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公司规模与企业绩效二者呈现显著的倒U型关系。进一步考察管理层权力对二者关系的调节作用,发现管理层权力对二者之间的关系具有显著的负向调节作用。

关键词:公司规模;管理层权力;企业绩效

一、引言

每个企业在运营的过程中都会逐步扩大公司规模,然而一个企业要想具有长久竞争力就要在扩大公司规模的同时注意提高公司绩效。因此许多国内外学者都就企业规模与公司绩效之间的关系进行数据分析,以期能找到最优公司规模,从而实现高绩效。管理层权力是企业组织的核心,决定着企业决策的效率,从而影响企业绩效[1]。

二、文献综述与研究假设

国外学者Cabral等通过研究葡萄牙生产型企业发现公司规模演变呈现明显右偏趋势,最终朝向对数正态分布[2]。Henderson以医药公司为样本,通过研究发现公司规模与创新绩效显著正相关[3]。白贵玉等提出企业规模与研发竞争行为之间是显著正向相关,与营销竞争行为之间存在显著负向相关性,且研发竞争行为与营销竞争行为相较,研发竞争行为对绩效提升作用更加显著[4]。

石建中提出,通过对上市公司的研究发现,企业规模扩大并未促进公司绩效的提升,即企业规模与绩效是负相关的关系[5]。常寅仲和李学良提出经过对钢铁企业的研究发现,规模越大的企业,其资产质量反而进一步下降,而且规模也没有降低企业的财务风险,仅仅只是提高了企业占有现金能力[6]。周永源和高俊山提出尽管钢铁行业是一个规模经济的行业,但发挥该效应的前提条件是企业拥有与该规模相匹配的管理水平。如果管理水平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那么规模经济效应会很快被管理成本的上升所抵消[7]。李晓辉和周永源认为钢铁企业而言,企业的组织管理因素对绩效的影响更为显著[8]。凌江怀和胡雯蓉提出规模扩张不利于传统产业改善经营绩效,却有利于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高经营绩效[9]。李丽丽和霍学喜提出对农业上市公司而言,企业规模与绩效有显著的负相关关系[10]。

本文认为,在企业初创时期,随着企业规模扩大,由于存在规模经济效应,所以企业绩效不断得以提高,但随着企业规模过大,企业的管理水平不能与其发展相适应,因此企业规模进一步扩大,企业绩效反而下降。据此,本文提出假设1:

H1:企业规模与公司绩效呈倒U型关系。

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以及业务的复杂化,管理层与所有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加剧,如果管理层权力过大,其受到的监督越弱,其更有可能发生道德风险,为了一己私利损害股东利益,从而导致企业绩效提高速度变缓。但是,当企业规模过于庞大时,较为集权式的组织架构能使企业决策效率提高,从而避免因信息传递的问题错失市场机会。因此提出假设2:

H2:管理层权力对公司规模与绩效之间的倒U型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取与数据来源

本文以2009年至2018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剔除了金融类的上市公司、ST公司、*ST公司以及数据缺失的上市公司,共计3414家企业,24799个观测值,样本数据来源于国泰安数据库(CSMAR)。

(二)变量定义

在以往研究中衡量公司规模主要考虑公司股票市场价值、营业收入、总资产等指标[11],本文选取总资产的自然对数来衡量企业规模;借鉴夏鸿义等[12],本文以总资产收益率作为衡量企业绩效的指标;对于管理层权力的测度主要有总经理是否兼任董事长、总经理任期以及高管董事人数三种方法,本文选取总经理是否兼任董事长衡量管理层权力。具体的变量定义表1所示。

(三)模型设定

本文建立回归模型1和2,用以分别检验假设1与检验2:

ROA=α+β1*Size2+β2*Size +∑γiControlsi+ε(1)

ROA=α+β1*Size2*Power+β2*Size23*Size*Power+β3*Size+∑γiControlsi+ε(2)

四、实证结果及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样本总体的描述性统计如表2所示。管理层权力平均值为0.269,说明上市公司中总经理兼任董事长的情况较少,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

(二)变量的相关性分析

各变量之间相关性分析如表3所示,由表可知,相关系数的绝对值均不超过0.5,因此各变量之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的問题。

(三)回归结果

表4为模型一二的回归结果。从模型一回归结果来看,二次项的系数显著为负,企业规模与绩效具有显著的倒U型关系,因此假设一得证。从模型二的回归结果来看,二次项与调节变量的交乘项系数为正,说明管理层权力对公司规模与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因此假设二得证。

五、结论

本文以2009-2018年A股上市公司为样本,研究发现企业规模与公司绩效存在显著的倒U型关系,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规模经济效应凸显,但随着企业体量进一步扩大,企业绩效反而降低,因此存在最佳企业规模。此外,管理层权力对二者之间的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因此在不同的企业发展阶段,要对权力配置进行相应调整。

参考文献:

[1]李彬.管理层权力、过度投资与公司价值——基于集权与分权理论的分析[J].财经论丛,2013 (06):75-82.

[2]Luis M.B.Cabral and Jose Mata.On the Evolution of the Firm Size Distribution Facts and Theory[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3,93 (4):145-163.

[3]Henderson R.Firm Size and Research Productivity in Drug Discovery[R].Working Paper,1997.

[4]白贵玉,徐向艺,徐鹏.企业规模、动态竞争行为与企业绩效——基于高科技民营上市公司面板数据[J].经济管理,2015 (7):54-63.

[5]石建中.关于企业规模与企业绩效关系的实证研究[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 (5):85-92.

[6]常寅仲,李学良.国内大型钢铁企业规模与绩效的实证研究[J].消费导刊,2010 (7):78-79.

[7]周永源,高俊山.钢铁企业规模与绩效的实证研究[J].科技与管理,2010 (5):98-101.

[8]李晓辉,周永源.钢铁企业规模、管理与绩效[J].科技管理研究,2011 (2):130-133.

[9]凌江怀,胡雯蓉.企业规模、融资结构与经营绩效——基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对比的研究[J].财贸经济,2012 (12):71-77.

[10]李丽丽,霍学喜.多元化、企业规模与农业上市公司绩效的相关研究[J].广西社会科学,2013 (12):108-112.

[11]李井林,王怡清.公司规模与公司财务:一个文献综述[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18,16 (03):95-101.

[12]夏鸿义,李永壮,张倩颖,张德环.内部审计质量、公司规模与公司绩效——基于上市公司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6 (06):71-78.

广东快乐十分